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nsheng.t .的博客

生活有如一壺好茶 必須用心 慢慢去品味!

 
 
 

日志

 
 
关于我

從事水電工作40餘年, 碰上景氣不好,也有點年紀了, 只得回家讓太太養。原來很擔心,台北佬回鄉下找不到朋友, 其實不然 , 觀光資訊中心、老人會 社區大學等很多社團, 自己先表達善意,就可以結交很多朋友。花鳥蟲魚拉拉狗.茶酒咖啡三缺一~紫氣東來。這是前年請朋友代寫的對聯,內人笑我太自大。其實每天一壷茶,其它就看心情了,倒是花鳥蟲魚,竹林、茶園天天接觸。好吃,愛喝茶,遊山玩水,酒後吐真言。 **今年中秋整整50年,我的大小工具都還留著,趁著還能活動,賺張大陸來回飛機票也好。(20101011浦充) **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中国少年在美国军校脱胎换骨  

2011-08-21 22:55: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在《读者》2011-4看到一篇文章《中国少年在美国军校脱胎换骨》,文中介绍了孔子的第77代孙、钱伟长的曾外孙孔一诺的成长历程。读毕,深感孔一诺母亲的教育思想与方式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以下是《中国少年在美国军校脱胎换骨》的全文。

       

《中国少年在美国军校脱胎换骨》

孔一诺口述

崔  晓整理

初入“狼窝”,美国军校的中国少年在哭泣

  2006年3月23日,当地时间清晨5点30分。美国费城军校学生宿舍。

  睡梦中的我突然被人揪住领子从上铺拽到了地上,一个愤怒的声音几乎震聋了我的耳朵:“从你的床上滚下来,新兵!”双臂有可怕刺青的学生官揪住我的领子高声叫喊:“你只有40秒的时间,赶紧穿好衣服去饭堂吃饭!如果迟到,拳头就会落在你的脸上!”我顾不得揉一下摔疼了的膝盖和手肘,穿好衣服直冲饭堂。

  还好,我只用了36秒就坐在了饭堂的座位上,没有迟到。学生官露出一丝吝啬而冷酷的笑,说:“你比别的新生强。现在,我来教你怎样吃饭,不能做错!”

  我吃过西餐,吃饭还用教?学生官一招一式地比划起来,我才明白,军校学员的吃饭动作,原来比机器人还机械:屁股只能坐座位的三分之二,背部不能靠在**上,腰要挺直,吃饭时一只手拿叉子一只手扶盘子,叉到食物后,伸直胳膊使大臂与小臂成90度角,把食物放进嘴里后,双手放回身体两侧固定好,这才可以咀嚼食物,将食物嚼碎咽下后方可叉另一块食物……第一餐,我没有吃饱。

  更苛刻的是,吃完饭走出饭堂,无论是回宿舍还是闲逛,我都得像所有的新学员一样,踢着正步走路,像个滑稽的木偶人。7点整开始上正课,第一天练队列,齐步、正步、跑步,立正、稍息;横队列队、纵队列队……教官琼斯是来自美国海军陆战队最优秀的现役军官,苛刻而冷酷。练踢腿动作时,他让我高抬腿,另一只脚呈“金鸡独立”状达10多分钟,仍不准我放下。汗水顺着我的脸颊流到脖子里,我可怜巴巴地盯着他那双冷酷的蓝眼睛,乞求他让我放下。20分钟过去了,我因坚持不住歪倒在地上,琼斯漠然地看着我,喝道:“站起来,继续!”

  黄昏时分,一天的训练终于结束了,我像机器人一样吃完晚餐回到宿舍,脱光衣服后开始冲澡。半分钟后,学生官把我从浴室里拖出来顶在墙上,挥舞着拳头大声吼叫着说:“你只有30秒的洗澡时间,你超时了!”我头上和身上全是泡沫,但学生官不准我再进浴室,没办法,我只好用浴巾抹掉泡沫。

晚上10点整,宿舍楼准时响起了熄灯号。这里唯一的好处是,如果自己睡不着,可关掉大灯开台灯看书或写字,别影响他人就行。

夜里11点多,同宿舍的人睡着了,我悄悄走进浴室先将身上残留的泡沫冲干净,再坐下来冲洗因踢正步已经溃烂出血、奇痛无比的右脚拇趾。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到美国军校读书的第一天结束了,我觉得自己完全垮了。

  晚上,15岁的我坐在台灯下给远在北京的妈妈写信:“妈妈,这里的一切都比想象中可怕:学校完全实行军事化管理,老师都是现役军人,同学中有中东王子,有世界500强企业创始人的第三代、第四代,也有其他学校管不了的调皮孩子,我是唯一的中国学生。这里不许外出,不许打电话,不许和别人说话。除上课外,我必须待在房间里背学生手册,或是擦皮鞋、擦铜衣扣。我觉得在这里每天都是浪费时间和生命……现在是我入学的第一个星期,学校说如果在两星期内改变主意可退回学费,希望您看到信后能尽快做出决定。儿子……”

  信寄出后,我天天查看信筒。可妈妈没有回复!从北京到有“小西点”之称的费城军校读书的第一周,我几乎天天晚上哭泣……

  

“冷酷母亲”特立独行,懦弱男孩接受考验

  我至少能列出10条理由证明自己应该得到妈妈和爸爸的宠爱,应该在北京最好的中学读高中,而不是来这所美国军校受尽折磨!

  妈妈40岁才生下我,高龄生育,多大的风险啊!她应该把我捧在手心、含在嘴里才对呀,而不是把我扔这么远。

  我的姥爷是开国元勋,他那一代人打下江山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后代生活得更好,而不是去遭罪。我的爷爷从事科研工作,我的太姥爷是著名的科学家钱伟长,我完全应该在一种良好的氛围和条件下,成长为爷爷或太姥爷那样的科学家,而不是来这里读军校!我很想当科学家,对军事这一套并不感兴趣。

  我的爸爸在北京市政府工作,妈妈的单位也不错。虽说他们已经退休,但只要爸爸和妈妈愿意,不用暗示什么,就会有人帮着让我进入北京最好的重点中学读书,然后顺理成章考大学,大学毕业找份好工作,然后结婚生子,舒舒服服过小日子。

  我是孔子第77代子孙,这是有据可查的,山东的孔庙里刻着我的名字,宗谱上也能查到我这一支。“圣人之后”不该受如此之罪,至少,不能被人欺侮呀!

  可我的“强势妈妈”不这样想,对我的教育自幼严厉,甚至冷酷!

  我很小的时候,如果我哭泣,妈妈只用数“1、2、3”,我就得停下来。我不知道“3”之后妈妈会怎样惩罚我,因为我从来没有在她数“3”后还敢继续哭泣,一次都没有。就连邻居都觉得妈妈太厉害,可妈妈并不想改变自己。

  4岁那年,妈妈有一次领着我上街,我看到一个自己非常喜欢的玩具,就想让妈妈给我买。妈妈没有答应,我当即倒在地上耍赖,放声大哭,弄得自己一脸泪一脸灰。可妈妈扭头看了一下,竟扔下我扬长而去。妈妈越走越远,我的哭声更加凄厉,我就不信妈妈真会扔下我不管。可无论我怎么扯着嗓子哭泣,妈妈也没有停步。眼看妈妈的身影就要消失,我赶紧爬起来并追上了妈妈。妈妈冷着脸不看我,也不理睬我。从此我明白,以要挟的方式对妈妈,无效!

  上幼儿园后,妈妈让我全托,以锻炼我独立生活的能力。刚上小学,妈妈一声令下:“让儿子读私立学校,吃住都在学校。这孩子从小爱哭,性格懦弱。现在的独生子女,稍不留神,要么无法无天,成了谁也管不了的天王老子;要么男孩子变得女里女气,白顶一个男子汉的名。这样的孩子长大后是不会有什么出息的!”

  爸爸对妈妈从来言听计从。于是,从小学到初中,我都在私立学校读书,每个月回家不超过四次,妈妈也很少来看我。

  初中毕业,我以几分之差错失重点高中。那些天我很伤心,给妈妈打电话,让她托爸爸的朋友帮忙让我上重点高中。妈妈来了。那时妈妈住在郊外,她进城后和朋友坐在北京饭店喝茶叙旧,对我上重点高中一事只字不提。

  喝完茶妈妈回家,对爸爸说:“我托朋友给儿子联系好了一个陕西的农村老乡,他答应让儿子过去生活一段时间。”就这样,没有上成重点高中的我被妈妈“扔”到了陕西乡下,每天跟着老乡下地干活,吃着很差的伙食。老乡一定得到了妈妈的“授意”,我只要有一丁点儿做得不合适,便对我非吼即骂,让我饱受“寄人篱下”之苦。

  妈妈的教子方法远不止这些。她的另一些举动则是“另类冷酷”。

  我上小学时,妈妈经常托医院的朋友给我写假的病假条,交给学校,然后带我出去旅行。那时我学习成绩一般,面临考试,我担心考不好会被老师和同学嘲笑,不敢跟妈妈出去旅行。妈妈却说:“学习是一辈子的事,一次考试成绩算不了什么。走吧,孩子,咱们出发!”

  我和妈妈去过天山,去过大草原……有一次,妈妈带我去看三峡,那是一次与三峡众多美丽的景点的“告别旅行”,妈妈说,三峡大坝建成后许多景点一辈子都看不到了。那次我和妈妈走得急,也没收拾什么行李,衣服旧,以致游船上的人都称呼我们“盲流”,但妈妈朗声笑着和大家聊天,一点儿也不在乎别人称我们“盲流”。

  妈妈退休后不在城里享福,拉着爸爸去京郊承包了一大块农田办农场。每年寒暑假,妈妈都让我帮爸爸下地干活,不准我待在北京城。酷暑里,我光着膀子和爸爸在玉米地里挥汗如雨;寒冬中,我和爸爸踏着厚厚的积雪在田里忙碌。

  有一次,妈妈为了练我的胆量,告诉我地头那边有一片坟地,一场大雨后,地面就有可能露出金银首饰,有人捡到过。经不起妈妈“蛊惑”,我真去了坟地。那时是黄昏,大雨刚停,坟地里怪鸟乱叫,虽然我没有找到首饰,但从此胆子大多了。

  我刚上初中那一年,有次被一个比我小一岁的男孩子打哭了。回家后,妈妈严肃地对我说:“孩子,男孩子打打架才能长大,妈妈不觉得这是坏事儿。可输给比你还小的孩子,太让妈妈丢脸了。再打时,你得想办法赢他一次!”我从小胆子就小,就连跟别人吵嘴也不敢,妈妈这样说时,我一直在发抖……

  这就是我的特立独行的妈妈!

  我在陕西老乡家住了半年多,就在我受不了之际,妈妈一个电话打过来:“儿子,我和你爸爸商量好了,我们一致认为将你放在狼群里比放在羊群里成长会更快更好——我们已经给你选好了学校,是美国费城的一所军校,学生按表现晋升军衔,可以升到团职甚至更高。你要是能当上团长那该多神气呀!”

  妈妈决定了的事不可更改,我只能乖乖服从。办好签证,妈妈和爸爸都没有送我,我独自从北京飞到美国,没想到学校如此严酷无情!

  冷酷母爱成就铁血儿子,美国军校飘起首面中国国旗

  学校的训练越来越苦。几天后练10英里长跑,背着沉重的背包,上山下山、草地泥地,跑到最后,我先吐胃液,后吐胆汁,几乎晕倒。

  最为艰难的时候,妈妈打来了越洋电话:“孩子,男孩子要想成长为顶天立地的男人,必须经历一些身体和心理上的磨炼。你自小懦弱、娇惯,妈妈就是希望你能在严酷的环境里经受锻炼。孩子,妈妈相信你一定能行!”

  妈妈说我行,我不行也得咬着牙坚持。新学员的训练要经过半年才能结束,我是这所军校里唯一的中国人,我不能趴下。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中国人是硬骨头,我不能丢中国人的脸!说真话,只有身处异国他乡的人才能真正明白“祖国”的含义。我要是倒下了,人家嘲笑的不仅是我个人,还有我的祖国!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我的体能上来了,意志力也坚强了。从小学到初中,妈妈给我打下的底子发挥了作用,再练长跑时我不吐了,能跑在带队教官的前面;练射击,我精准的枪法让同班同学竖拇指。几乎所有的军事项目我都名列前茅。我和最强悍的学员进行“挑战极限”比赛:负重高速跑800米,接着攀上15米的垂直悬崖,然后在5分钟内将一只重型卡车轮胎翻动着(注意:是翻动、不是滚动)推到50米开外,再在15分钟内高速跑2000米!我做得很出色,就连那个总对我吼叫训斥的教官,也大声夸奖我说:“孔,好样的!”

  因成绩和表现突出,我只用了三个月就结束了新学员训练,于当年6月参加军官训练,成为一等军士。美国人对能吃苦、素质良好的人永远充满敬意,格外器重,到当年11月时,我已成为上士军官。第二年2月我被提升为上尉,到第二年9月时,我已经成为步兵团总教官、军警队队长和国际部代表,属于正团级军官!

  军校的军衔制与军队一样严格,从新学员到正团职,我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更让我充满自豪感的是,在每个星期天的例行阅兵式上,我身穿威武的海军陆战队团职军官服,长筒皮靴铮亮,腰戴佩剑,指挥部队列队完毕后,正步走向主席台,向所有前来观看的家长和客人大声报告:“我是孔一诺,来自中国北京!”

  来宾的掌声响起的那一刻,我对妈妈多年的良苦用心有了全新的理解——正是妈妈的“冷酷母爱”,才育出了我这个铁血儿子!

  在军校,我没有停下成长的脚步。多年前,妈妈曾经对我说,男孩子打架,要么不打,要打就得赢;男孩子只有打打架才能成为男子汉!在军校,我一直在寻找机会打架。在一次和同学聚会时,我们一帮大男孩子闹着闹着,不知怎的,我把一个比我高出一头的白人男孩惹急了,继而我们大打出手!

  初中时,我被一个比我小的男孩打哭,现在我挑了一个比我高大的男孩较量。同学想拉架,我吼道:“别拉!大家围成圈观看,谁也不准拉架!”那天,大家真围成一个圈看我们打架。我一拳打在他的右肋外,他痛叫了一声,回手一个下勾拳击中了我的下巴骨。我打他的右腮,让他牙齿松动并出血,他攻击我的“下三路”,让我差点儿倒地……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两个男人赤手空拳的格斗,完全是力量、耐力、灵巧、应变和意志的较量,缺少任何一样都不行!

  打到后来,我和他都躺在地上,一个看一个。最终,我们同时把手伸给对方并紧紧握住,从此成为好朋友。男孩子要有对抗精神,要有强烈的攻击欲望和能力!这是妈妈教给我的成长理念。我曾读到国内某中学一个高三的男孩被同班的女孩子打哭的报道,当即哑然失笑——我这个中国男孩如果没有一点血性,怎么可能在“狼群”美国军校升到正团级军官?如果中国的男孩子都被女生打哭,一旦外辱降临,男儿如何能保家卫国?

  我打电话告诉妈妈打架的事,妈妈高声夸我:“儿子,好样的!”

  我在军校读书3年,妈妈只来看过我两次。第一次是我刚上士官训练营,当我向妈妈哭诉这里如何苦时,妈妈拉着我来到广场,面对那面因我的到来升起来的第一面中国国旗,我们久久凝视。妈妈没有说话,只紧紧搂搂我的肩头。然后她回北京了。

  第二次妈妈来学校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当我上台领取毕业证书时,台下1000多个我所领导的兄弟们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声:“孔!孔!孔!”妈妈安静地坐在台下,微笑地看着我,什么话也没说……

  从军校毕业后,我报考了纽约的曼哈顿大学读金融和国际关系。毕业后,我打算去牛津念哲学和政治经济学研究生课程,然后回国发展自己的事业。

    妈妈给我的母爱是冷峻乃至有些冷酷的。有时我在想,如果我不来军校,今天的我极可能是个无所事事、没有梦想的公子哥儿!是妈妈让我健康成长……

    亲爱的朋友,读了上面的文字,你有何感想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