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nsheng.t .的博客

生活有如一壺好茶 必須用心 慢慢去品味!

 
 
 

日志

 
 
关于我

從事水電工作40餘年, 碰上景氣不好,也有點年紀了, 只得回家讓太太養。原來很擔心,台北佬回鄉下找不到朋友, 其實不然 , 觀光資訊中心、老人會 社區大學等很多社團, 自己先表達善意,就可以結交很多朋友。花鳥蟲魚拉拉狗.茶酒咖啡三缺一~紫氣東來。這是前年請朋友代寫的對聯,內人笑我太自大。其實每天一壷茶,其它就看心情了,倒是花鳥蟲魚,竹林、茶園天天接觸。好吃,愛喝茶,遊山玩水,酒後吐真言。 **今年中秋整整50年,我的大小工具都還留著,趁著還能活動,賺張大陸來回飛機票也好。(20101011浦充) **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金门游记(四)------沉淀着历史的建筑  

2011-11-12 18:46:04|  分类: 旅遊導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门一路上有许多建筑沉淀着历史的纠结。记载着两岸六十多年以及上溯三十八年的争斗,当两岸停止了隆隆的炮声,开始相互走动的时候,发现两岸竟然有了这么大的差别,差别到连话语、文字都开始有差别了,更别说思维和表达了。

金门游记(四)------沉淀着历史的建筑 - 士居岗下 - 老福州的记忆
如果有人告诉你福建省政府在金门的一个偏僻海边上,你也许会难以相信,不是在福州的屏山吗?上图就是福建省政府的入口,这里没有戒备深严的岗哨,甚至没有传达室,爱怎么走,就怎么走,于是我们选择长驱直入。
金门游记(四)------沉淀着历史的建筑 - 士居岗下 - 老福州的记忆
 

 这里就是福建省政府大楼,一座三层小楼,小楼面向大海,楼前的小广场你还是可以自由行。福建省政府几个字是李登辉的手笔。

金门游记(四)------沉淀着历史的建筑 - 士居岗下 - 老福州的记忆
 
看来海峡对岸的领导人也是爱题字,老李、小马的字在金门都可见到,只是没有见到阿扁的。
金门游记(四)------沉淀着历史的建筑 - 士居岗下 - 老福州的记忆
 

 上图还是福建省政府,这个管辖金门和连江两个县的省政府,据说权力还不小,在行政拨款方面还挺有钱的。

 

金门游记(四)------沉淀着历史的建筑 - 士居岗下 - 老福州的记忆

 上图是省政府楼前海边的一个公园,在这样的地方上班应该挺惬意的。

金门游记(四)------沉淀着历史的建筑 - 士居岗下 - 老福州的记忆

 和省政府办公楼相比,这里就差一些了,这栋坐落在街边灰溜溜的二层楼是国民党的县党部。想当年国民党一党执政的日子里,这里也曾经扬威过,今非昔比,如今剩下更多的是悲情了。

金门游记(四)------沉淀着历史的建筑 - 士居岗下 - 老福州的记忆

 县党部前的孙中山铜像,两岸都有中山先生的铜像,只是在海峡东岸中山先生才称为国父。

金门游记(四)------沉淀着历史的建筑 - 士居岗下 - 老福州的记忆

 上图是从厦门开往金门的航线上经过大旦、二旦时看到的大旦哨所外墙上的大幅标语。

金门游记(四)------沉淀着历史的建筑 - 士居岗下 - 老福州的记忆
各自用各自的理念构建统一中国的蓝图,看来用什么还要争执一段时间的。
金门游记(四)------沉淀着历史的建筑 - 士居岗下 - 老福州的记忆
 

 上图是金门一个镇上的国民小学,和县党部和街区相比,这里的学校是最漂亮的,校门口没有手持钢叉的保安,上学和放学时间没有围堵的家长,大门敞开自由出入。台湾目前也是九年义务教育,据说,明年起在金门就要试点十二年义务教育了。

金门游记(四)------沉淀着历史的建筑 - 士居岗下 - 老福州的记忆
和金城镇国小相比,这个中学不那么新,也还是不设防的,压根没门。早上开学时间,门口有二位保安负责指挥过往车辆,保证学生过街的安全。
金门游记(四)------沉淀着历史的建筑 - 士居岗下 - 老福州的记忆
 
这幅照片是“莒光楼”,台湾的邮票上曾经有过多种版本。莒光楼是金门的一个地标性的建筑,是为弘扬蒋中正所提“勿忘在莒”而修建的,楼内展示炮战、古宁头战役等事迹。
金门游记(四)------沉淀着历史的建筑 - 士居岗下 - 老福州的记忆
上图是俞大维先生纪念馆。这位哈佛哲学博士后来不知怎么变为军工专家,和国防部长。在八二三炮仗第一波中被小弹片击中头部,直到老死。老先生国学修养深厚,如果不是战争,中国也许会多一个国学专家,少一个将军。
金门游记(四)------沉淀着历史的建筑 - 士居岗下 - 老福州的记忆
上图是金门的一个军人陵园,里边布如算子般的坟墓,每块墓碑上隽刻着死者的家乡籍贯,几乎都是大陆各省的籍贯。六十年过去了,能有几个享受过家人的祭奠,他们的家人知道他们长眠在这个叫做大武山麓的陵园吗。
 
在这些积淀历史的建筑里,有些纠结,有些惨痛、有些沧桑。有博友在前几篇的游记中有说“血债学偿”的,有说“一笑难泯恩仇”的;历史这东西真的让人难以捉摸。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