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nsheng.t .的博客

生活有如一壺好茶 必須用心 慢慢去品味!

 
 
 

日志

 
 
关于我

從事水電工作40餘年, 碰上景氣不好,也有點年紀了, 只得回家讓太太養。原來很擔心,台北佬回鄉下找不到朋友, 其實不然 , 觀光資訊中心、老人會 社區大學等很多社團, 自己先表達善意,就可以結交很多朋友。花鳥蟲魚拉拉狗.茶酒咖啡三缺一~紫氣東來。這是前年請朋友代寫的對聯,內人笑我太自大。其實每天一壷茶,其它就看心情了,倒是花鳥蟲魚,竹林、茶園天天接觸。好吃,愛喝茶,遊山玩水,酒後吐真言。 **今年中秋整整50年,我的大小工具都還留著,趁著還能活動,賺張大陸來回飛機票也好。(20101011浦充) **

网易考拉推荐

中秋对月思 ((轉自 刘锡诚))  

2010-09-20 19:2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秋对月思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09月20日00:00  刘锡诚

  中秋节的月亮,在国人的知识和记忆中,大概是没有空白或缺位的。无论是皇帝臣子、富豪权贵,还是庶民百姓、贩伕走卒,无论男女老幼,也不论受过何等教育有何种背景,到了这一天,都会对月亮抱着一种与平日不同的、神秘的、甚至神圣的情感。这不是某一个人的独出心裁或胡思乱想,而是出自一个民族的精神认同,出自一种积淀既久的群体潜意识,出自一种普遍的信仰习俗。这种情感来自于对月亮的崇拜,来自于从远古起就逐渐传承下来的、甚至信以为真的神话传说。一年一度的中秋晚上的月亮,或晦或明,或阴或晴,都会给每个人带来各自不同的遐想和期待——八月十五,是我们民族的月神充分显现的一个好日子。

  我对中秋节的认识和观念,大半来自于童年生活的赐予。多年前曾写过一篇《明月何时有》,写自己对明月的渴望。从记事起到18岁离开家乡之前,家境贫寒,由于常年缺少油水,患了夜盲症,从太阳落山起,便被黑暗包围着,甚至在皎洁的月光下,周围的事物也还是朦朦胧胧、影影绰绰,难见庐山真面目。但每到中秋节的晚上,全家总是照例在小小的天井里安放上一张平时吃饭用的小供桌,摆上一些刚从园子里摘来的瓜果等供品,祭祀“月亮嬷嬷”——学名说的“月精”或“月神”。祭拜月神,在村子里一般是女人的事,由母亲和姐姐操持。然后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坐在小马扎上,好奇地观赏和探究挂在天际的那一轮明月里的图画。老人们指点着说,月宫里有一棵高大的桂树,偷吃了长生不老药的嫦娥,飞到月宫里,变成了玉兔,被罚为西王母捣药呢。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未有穷期,可怜见的!父母口头传递给我们的,当然不是唐人徐坚辑《初学记》引《淮南子》的“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羿妻姮娥(嫦娥)窃之奔月,托身于月,是为蟾蜍,而为月精”的故事,而是村子里世世代代口传的嫦娥奔月、玉兔捣药的广寒宫里的美妙神话。我们孩子们举目远望着那轮遥不可及的茫茫夜空中的银盘样的月宫,对那个在桂树下劳作的玉兔,既敬畏又同情。显然,作为月精,与蟾蜍相比起来,玉兔与人的关系亲和多了,更招人同情。对于农夫村姑们来说,谁不知道蟾蜍就是河沟里的那些丑陋难看的癞蛤蟆呀。想必,从蟾蜍到玉兔的转变,中间一定是经过了漫长而又漫长的历史演化过程。最初的时候,蟾蜍在人们的心目中,也许并不是后来人们心目中的那个丑陋角色,宋代及其以前的铜镜图案中,就有蟾蜍为月精的形象,说不定就是某个古代部族或民族心目中月神的图腾影像,只要看看新石器时代陶器(如甘肃临洮、陕西姜寨)上的那些蛤蟆图像,就会明白这种推断并非毫无根据。不过,与人们祭祀的其他神灵不同,国人对月精的祭拜,似乎并没有什么功利目的,倒是多了一份温馨的同情和做人的训诫,如李商隐诗里说的那样:“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中秋对月思                       ((轉自 刘锡诚)) - Wood - hansheng.t .的博客  随着年龄的渐长,读书的所得收益弥补了儿时记忆和生活知识的不足和浅陋。诗人们的诗词,杂家们的志书,使我对中秋的认识逐渐全面而趋于理性。有学者说,中秋节起于唐代的赏月习俗,到宋代终于成为国家认定的节日。我对这种上层起源论或贵族起源论,多少有点儿怀疑,尽管看起来这样的论说很时髦。于中秋之夜,朱楼赏月(也叫“玩月”),把酒伤别,吟诗作画,果饼相遗,当然是远离了民众的文人雅士们的事体,大体上与普通老百姓无涉。但毕竟是诗人们给后人留下了咏唱中秋明月的千古诗句,让我们透过诗句体味着先贤们的悲悯情怀;毕竟是那些不思闻达的杂家们以自己翔实的文字记录下了人民大众在中秋之夜的祭月赏月实景,使我们可以复原真实的历史。

  最近读到一份清宫的档案材料说:乾隆四十一年的中秋节,乾隆皇帝是在前往盛京(沈阳)祭祖的途中过的。关于这次乾隆中秋祭月的始末情景,记载如下:

  八月十五日初酉,在莲花套大营西洋房东院内,坐西北、向东南设摆月光花插一个,挨插屏前,摆条桌二张,一字摆着。用黄缎桌套一个。安毕,茶膳房遂摆供一桌,十九品,摆三路。从怀里往外摆。月光码两边,供子母耦一对(用斑竹竿,上捆鲜花,捆在月光码插屏架上)。供桌后桌边上供黄豆角两把(高一尺五寸,挨着月光码供)。头一路(供桌后桌边)中间设斗一个,上供大月饼一个(重十斤,彩画圆光)。斗左边鲜果三品,西瓜一品。右边鲜果三品,西瓜一品。二路,中间设香炉一个,左边茶三钟,西瓜一品。右边酒三钟,西瓜一品。三路,香炉前,中间设檀香炉一个,炉左边,月饼一品二个(每个月饼重三斤),蜡台一个(此供子母耦,豆角,十斤重月饼,三斤重月饼,俱系随果报发来)。

  万岁爷供前拈香行礼,还西洋房少坐。

  酉正,小太监常宁传送上用黄盘野意酒膳一桌,十五品。用茶房紫檀木折叠矮桌摆。

  总管萧云鹏用茶房如意茶盘请茶三钟、酒三杯。跪进,与上奠茶、酒,送焚化。毕,随撤供一桌。大月饼(十斤重)遵例收贮,除夕共进。随将三斤重月饼两个呈送。切一个,托一个,用金龙盒盛,送上进。毕,赏随营妃嫔等位。整个月饼果报来之日,随果报带进京去,交与养心殿内总管王成,赏京内妃嫔、阿哥、公主等位。

  供前鲜果、西瓜、月饼赏给随侍太监等。

  内廷对中秋祭月的仪式是非常重视的。这次乾隆皇帝赴盛京途中遭遇的中秋仪式,尚且如此隆重排场,何况在宫中的例祭呢。回顾乾隆五年的中秋日,乾隆皇帝在恭侍皇太后至西苑万善殿礼佛,再游南海瀛台诸景时,写下一首打油诗:“金风玉露共徘徊,为奉慈母特地来。璧月圆时瞻月相,壶天深处是天台。香飘桂子堆金粟,酒献南山作寿杯。无限欢欣随辇道,人间端的有蓬莱。” 那“金风玉露共徘徊”、“璧月圆时瞻月相”的宫廷祭月赏月之举,实在不过是祈愿皇帝至尊、皇权永祚的一种形式而已。

  每到中秋,人们总是争说苏轼祝愿“千里共婵娟”的《水调歌头》词,尽管这首词是抒发词人对兄弟的祝愿之情,但由于把人间的团圆情怀高度提炼和典型化了,才有这样的绵长的艺术生命。而今中秋,也许是面对时世的感怀和民众对“公平正义”诉求的认同吧,我却对唐朝曹松的一首绝句《中秋对月》涌动出一种别样的共鸣。他写道:“无云世界秋三五,共看蟾盘上海涯。直到天头天尽处,不曾私照一人家。”古之皇亲国戚、达官贵人,今之富豪权贵,在中秋之夜固然举行豪华的祭月赏月活动,如上述乾隆四十一年之祭月赏月仪式,君不见,生活在草野中的普通老百姓也会以自己满意的方式,哪怕是仅仅供上几只从菜田里刚摘来的新鲜瓜果和自制的月饼,以虔诚的、悲悯的心,来表达他们对托身(或献身)于月、从而使月亮成为圆月的嫦娥的同情,和对由于种种原因(如战乱、工作)而使亲人朋友间无法团聚而渴望团圆的祈望!而如今我国的探月工程,把宇宙飞船定名为“嫦娥”号,正是对传统“月神”观念的一种肯定和发扬。

  “不曾私照一人家”的月神,无私地把她皎洁的光芒平均地洒给普天之下的芸芸众生,一视同仁,无论是官家还是百姓,不分厚薄,并无偏袒。中秋满月所显示出的这种公平正义的平民精神,怎能不令笔者为之动容呢!


发表于《文艺报》2010年9月20日第5版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